首 页 本社介绍 社务动态 参政议政 信息公告 社情民意 基层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参政议政
关于新常态下台州经济发展的几点思考和建议
作者: 出处:

加入时间:2015-9-23 16:41:22 点击数:4766
文字 〖 〗 自动滚屏(单击暂停)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的经济社会形态呈现出与以往不同的特征,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发展仍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我们要增强信心,从当前我国经济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适应新常态,保持战略上的平常心态。”以新常态来判断当前中国经济的特征,并将之上升到战略高度,表明中央对当前中国经济增长阶段变化规律的认识更加深刻,正在对宏观政策的选择、行业企业的转型升级产生方向性、决定性的重大影响。因此,新常态绝不只是增速降了几个百分点,转向“新常态”也不会只是一年两年的调整。台州市委市政府清醒认识到新常态下的新趋势、新特征、新动力,已在近期全市党代会上作出周密部署,我们要积极跟上,尽快适应新常态,把握经济工作的主动权,焕发台州经济的新活力。台州目前经济状况的总体良好和平稳是主流,这非常不容易,但我们参政议政不能只满足于唱赞歌,要多从问题着手,提出改进和完善建议,基于此考虑,本文拟从台州经济发展的几个阶段以数据为着眼进行战略分析思考,就台州政府与市场互动关系角度看,对政府在经济不同阶段发展中如何发挥更好更有效的作用,提出几点思考和建议,不求全面,只希望能引起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和讨论。

一、总体概况

改革开放以来,台州经济持续较快发展,综合实力显著提升。第一阶段,从1978年—1993年的15年,台州GDP从10亿元增到177亿元,财政总收入从1.2亿元增到13亿元,GDP实现17倍增长,年均增长20%,财政收入实现10倍增长,年均增长15%,1993年财政收入占GDP比重7.3%。第二阶段1993年—2013年的20年,经济发展高速起步,财政稳步增长,实现跨越式发展;2013年台州GDP为3153亿元,财政收入达到448亿元,GDP实现11倍增长,年均增长12.8%,财政收入实现34倍增长,年均增长19.4%,2013财政收入占GDP比重达14.2%。从财政收入占GDP比重变化数据可以看出,前十五年,台州是民营经济较为活跃,政府参与经济度相对较少时期,后二十年是政府高度参与经济时期。

二、二个阶段中台州政府与市场关系的分析

改革开放前十五年,中国正处于制度变迁阶段,实行经济市场化改革取向,鼓励地方大胆探索和实践。台州地方政府解放思想,政治上敢于担当,放手并鼓励人民创业,对于民众自发性的制度变迁,政府充当了一种近乎“观察员”的角色,只看不说,这种“无为”其实也是一种积极作为。随着“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深入探索,政府开始有所“为”。一方面,向社会提供各种政策性规制。1992年4月1日,地委、行署发出《关于进一步完善股份合作企业的通知》,使得产权清晰,交易成本下降,制度的边际效益上升,提升了产业竞争力。1994年初,地委、行署开展以产权制度改革为核心的国有企业改革,相当有远见和胆略,对国有企业进行改制,实行去粗存精,保留了如钱江摩托、海正药业、石梁酒业、仙居药业、浙江三变等一批非常有实力的企业。另一方面,在市场培育方面,鼓励地方积极兴办各种专业市场,依照经济发展规律,以市场化带动工业化。在经济市场化、生产方式转化这一阶段,政府与市场实现良性互动,对当时经济增长起了关键作用,企业在市场经济中自由发展,来自政府管制很少,极大激发了社会的活力和群众内在的创造力,创造出了瞩目的经济成就,台州成为了改革开放中的“模范生”。

后二十年,在经济传统发展模式受阻后,致力于寻找新的增长点,实现二次创业的过程。在这一治道变革阶段,政府与市场关系发生了变化,政府积极主导市场机制,开始参与并试图驾驭市场经济。在提供政策方面,出台了促进产业发展的政策,比如招商引资、企业培育、做大做强、转型升级、鼓励创新和投资、上市等一系列促进经济增长优惠政策,这些制度安排对扶持优势企业做大做强发挥重要作用。在经济发展处于成长期阶段,发挥作用十分明显,培育了一批吉利、钱江、星星、海正、伟星、苏泊尔等一批知名品牌大企业。在经济管理方面,实行以考核经济增长为核心目标管理,开展运动式区域竞赛活动,极大激发了政府发展经济的热情。如制定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政绩考核指标体系,采用行政方式,计划手段代替市场来推动经济发展。2013年台州市经济社会考核指标体系分八大类,其中一级指标8个,二级指标39个,三级指标48个,同时制定扩大有效投资的考核办法。这些都有效地促进了台州经济的快速发展。但在当前如何适应新常态下,不能惯性思维,因为在经济生长期和成长期的特定阶段,政府主导市场经济是能够发挥积极作用,但对于经济处于成熟期发展阶段,某些促增长政策不但发挥不了作用,有时反而会损害市场公平竞争交易规则。同时为实现对自身有利的再分配而消耗大量资源,腐败和租值耗散会出现,社会成本增加。另外这种以计划目标管理来推动以民营经济为主的台州经济发展的方式,有可能出现“帮了忙,添了乱”结果,效果会适得其反。台州近几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放缓,转型升级艰难,区域比较地位有所下降,出现了一些好的政策出发点却时常与预期效果背离现象,有些发展前景良好的中小企业因忍受不了政府部门过多的干预而逃离也不是个案。因此,迫切需要我们重新认清当前经济形势,审视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三、对当前新常态下经济发展阶段的思考

首先要以科学态度、理性思维看待当前经济,从生命周期来看,经济成长有四个时期,生长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速度从成长期的“高速发展”走向成熟期“中速发展”,是符合经济发展规律的。从增长速度指标概念来看,速度是说明事物增长快慢程度的动态相对数,它是报告期比基期的增长量,反应的是趋势,不是发展水平,趋势是用区间数值预测未来变化的。台州经济处于成熟期,经济增长率回落属常态,要看到增速回落同时,基数在不断抬高。在人口总量没有大变化的同时,现在一年的GDP增量,相当于九十年代中期一年的GDP总量。这就是现在提出的新常态来看增长。

    其次树立经济社会一体化的发展观,准确理解发展概念内涵,发展是围绕人的发展,把人作为发展根本目的,不能把经济增长等同于经济发展。一切经济社会活动都是为了人,不是为活动而活动,为发展而发展,发展的目的是人民生活质量提高、生存环境改善。因此,政府部门制定经济社会发展目标责任制考核指标以及各种政策,如果脱离人作为发展的目标,人民就不会明显感受到经济发展带的益处。比如台州的人才短板问题,扶持政策不可谓不多,可就是留不住人,为什么?刚毕业的研究生,同样的企业技术岗位,台州年薪只有约嘉兴的65%、宁波的50%,固定工薪是人才的根本需求,当然,政府不能代替企业去发工资,但是不是可以采取措施帮助企业降低成本,以使企业能有力量用更具吸引力的待遇去留住技术人才?

    再次要以法治思维助推经济发展,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经济体制的运作有赖于一定的规则,而规则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法律制度。一方面,法律制度使得经济活动有法可依;另一方面,法律制度要求经济活动有法必依。这两个方面是市场经济正常运行的基础性因素和前提性条件,而这一基础性因素和前提性条件的构建必须要有法治思维。在目前的审批改革中,不是简单的审批事项数量减少就能达到效果,现在已经有变相转移权力、仍旧要割企业唐僧肉的苗头出现,所以法治经济落到实处,要有具体的规章制度来保障。

    四、对下阶段经济发展几点建议

1、科学界定政府与市场关系

(1)加快行政审批制度改革

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策,核心是凡是市场可以决定的,政府就不再干预,尽快建成真正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机制的地位从基础性变为决定性,还有公平、正义优先于效率。长期以来,实行的是政府主导的市场机制,累积了大量问题,阻碍经济发展。比较严重的是部门利益化倾向,碎片化的行政审批制度。抓住行政管理体制改革作为先导,自我革命,通过改革,实行简政放权,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微观事务的管理,市场机制能有效调节的经济活动,一律取消审批,对保留的行政审批事项要规范管理、提高效率。改革要接地气,要重实践,要激发群众内在的的创造力,划定政府的权力边界,相信民间的力量,激发社会的活力。

(2)尽快推出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

参照上海自贸区的制定负面清单的做法,市场主体可依法进入清单之外领域,对政府来说,法无授权不可为,对企业来说,法无禁止皆可为。另外以先前清理放权的工作方式,改为规范确权的方式:以对现在所有的行政许可的决定做出全面的合法性审查,按照行政许可法,市场要求,看那些是真正应该保留为政府来做的,形成负面清单,做到政府与市场各司其职。

(3)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

进一步要出清市场,也就是在市场体制、市场秩序、市场竞争机制的建立和完善上有所作为,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清理和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严禁和惩处各类违背市场法则的违法行为。建立统一企业征信体系,对企业信用进行评级。区域经济一体化是市场开放、竞争有序的基础,台州不仅要融入到海洋经济、“一带一路”等国家发展战略中,更要有大台州发展理念,打破七区(三区、开发区、集聚区、绿心、大学园区)分割局面,实现市区区域经济布局一体化,社会发展规划一体化。

2、着眼于提升区域经济竞争力

从发展上看,主导国家和地区发展命运的决定性因素是社会生产力发展和劳动生产率,只有不断推进科技创新,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不断提高劳动生产率,才能实现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从经济增长因素来看,台州经历劳动力(人口红利)、资本对经济增长贡献的转换。但是现在新经济唱主角的阶段,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起关键作用时期,台州经济看不到切换的迹象。这从台州人口结构变迁数据可清晰看出,人才流出大于流入,人力资源升级是提升区域经济竞争力关系所在。

3、着眼于培育具有核心竞争力特色产业

从台州产业基础出发,把高端装备制造作为主功方向。打造高端装备制造产业技术体系,从高端装备技术、关键构件、产业三个层面,规划出这一产业清晰技术路线图。科技是第一生产力,技术体系更是生产力。从技术经济、技术链角度,构建高端装备制造技术体系,同时还要建立鼓励技术创新的制度环境。

4、调整制度政策的导向

    以前我们的政策文件的目标大多落在增长上,效率优先,对做大做强发挥积极作用,但对于成熟的经济,制度选择,更要体现公平、公正优先法则。由“市场选择”制定推进公平交易或产权改革制度,推进公平竞争和交易制度安排会降低交易成本,实现收入和财富的增长。政策制定从降低地方经济各种要素交易成本出发,特别是土地成本,改变中小企业用地难,大企业占地多,利用率低局面。同时保障民营企业技术创新的制度环境,确保劳动力流动并且推动持续的人力资源升级。

5、制定科学的考核指标体系

正视经济发展规律,不要急于求成。现有考核指标太多太繁杂,没有抓到发展的根本实质。考核指标体系做到“简化、量化、可操作性”,更多指标应以民生为主。将各级领导干部要把主要精力放到促改革、惠民生、优服务上,多做有利于长远基础性工作。不能靠盲目举债搞投资拉动,比如实干论英雄考核指标值要避免偏向重大项目过多,更注重符合地域特色的智慧巧干效果好。

总的来说,从台州经济发展中政府与市场发挥作用来看,经济的发展不仅仅决定于政府是否介入,更重要的在于如何介入,如何正确定位。凡是政策出台的精准和到位,凡是能激活人的创造力的体制,就能带来一波巨大的经济活力。


  • 上一篇新闻: 我社27名社员参加市“两会”建言献策
  • 下一篇新闻: 为了农民的健康,必须重视农业生产劳动保护

  • 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 2005-2012© www.tz93.gov.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九三学社台州委员会
    浙ICP备09005916号